小鎮青年浪潮:被放大的幸福、孤獨和欲望

2020-05-04 15:32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字號
東亞評論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
南方周末(ID:southernweekly)
文中內容不代表東亞評論觀點和立場
| 東亞君按 |
101年前,一場以青年學生為主的愛國運動席卷北京城,為處于危難之中的民族注入新生的力量。
101年后,一群中國青年正在引領新時代的浪潮,是曇花一現,抑或是實現一次徹徹底底的蛻變?
這一群體遍布于祖國大地的三線以下城市,他們或許是引人稱羨的“有錢有閑”一族,他們更是現代社會生活的積極參與者。今天,他們逐漸走進大眾的視線,已然成為一個不可忽視的文化符號。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小鎮青年”。
當我們還在一邊熬夜加班一邊高喊著“北上廣深不相信眼淚”的時候,或是一邊逃離繁華都市一邊哀嘆著“三四線容不下我有趣的靈魂”的時候,我們是否意識到自己身上也有“小鎮青年”的影子?我們真的懂何為“小鎮青年”嗎?
或許不同于百年前戰火繚亂下的百般無奈,2020的青年們擁有了更多選擇人生的可能性,但哪怕跨越百年歲月,我們仍可以發現某種延續不變的精神氣質。今天,我們借歷史之光觀照當下,一同走進這一新青年群體的百味人生。
東亞君期待本文能為諸位讀者提供思考當代青年不同維度下之生存形態的多元視角,同時,我們也期待能在文末留言區讀到屬于你的青年故事。
有越來越多的都市職場鏡像劇本被搬上熒屏了,講述的故事無外乎就是從小鎮里來的青年在一線城市奮斗打拼,從小職員成長為公司高管的傳奇經歷。
當然,他們也普遍把大城市與小鎮視為分化的兩極,大城市代表著自由、公平、拼搏、光明,大城市的生活是五光十色的、能滿足人們欲望的。小鎮則是禁錮的、不公平的、走后門的、消極懈怠的、追求安逸的、虛度時光的、生活一眼望到頭的。
然而,這真的是小鎮和小鎮青年的樣子嗎?誰是小鎮青年?
曾混跡小縣城后出走現實的賈樟柯、從中山的小鎮奔跑著制霸亞洲的蘇炳添,成名后為家鄉修路的趙麗穎,赤手空拳打拼到商業帝國的馬云,一手打造了魔都上層霓虹閃爍生活幻象的郭敬明……
“小鎮青年”的語詞本身就反映并參與建構了復雜的社會現實,來自新互聯網時代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帶來了廣大小鎮青年的整體性登場。
他們或堅守于自己家鄉的小天地,或外出打拼,奮力掙扎在五彩斑斕的大都市為一方落腳地而拼命奮斗。
他們可能都是草根性人物,也可能因為某一不起眼的舉動和狀態在互聯網時代爆紅,他們不是被人們口中特定的標簽固化的臉譜,他們就是我們,我們身邊的大多數人。
《2019年中國小鎮青年發展白皮書》,試圖關注這些你我身邊的小鎮青年,為這些或奮斗在都市,或打拼在小鎮、或堅守于內心安寧與執著的人們抽離人生五感,為你我畫像。
認同感:
八成的身份認同度和共情心

如今,“小鎮青年”這一近五年出現的新興群體專有名詞已逐漸博得了“小鎮青年”們的認可,污名化的標簽漸漸被剝離,超過八成的小鎮青年愿以這個名片來標榜自己積極樂觀、打拼向上的一面,而這個認可度在南方的小鎮中體現的更為明顯。
KTV中沉醉的追夢人、街邊的理發店、破舊的斷墻殘壁、公路上穿過的貨車、漏雨的房屋和仿佛看不到盡頭的隧道,這些構成了青年導演畢贛的成長日記,也構成了他作品《路邊野餐》和《地球最后的夜晚》中的重要元素。
畢贛對此坦承:“小鎮青年是我電影和我在為人處世方面非常重要的一個詞匯,我沒有在褒揚它,它就是我生命經驗里非常重要的詞匯?!?br />
來源:《2019年中國小鎮青年發展白皮書》
他們不僅對于自己的身份認同感十足,對于其他的“小鎮青年”也有著強烈的共情心理。
現象級的綜藝《創造101》中的火箭少女楊超越,便代表了小鎮青年人群中勝利的一分子。根據大數據統計,楊超越的粉絲多數來自三四線城市的年輕網民。
楊超越身上自帶的“家境貧寒”、“全村希望”、“能力平平”但又對于改寫命運抱有強烈渴望的再普通不過的人生屬性更能引起同樣普通的小鎮青年們的共鳴,——而恰巧,占據了人群中極大比例的這類普通青年愿意基于樸素的“階級感情”中為她投上一票,于是,她成為了平民逆襲、丑小鴨變白天鵝的典范。
焦慮感:
愿意知識付費,為了不被技能拖累

小鎮青年們往往分成兩種心理狀態:一種安貧樂道,另一種心懷天下。
小鎮有小鎮的愜意生活和人情世故,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努力拼搏和激烈競爭。一線城市的小鎮青年們面臨著更大的就業壓力,他們需要不斷地充實自己以換取更穩定的安身立命和工作機會。
但相對一致的是,他們普遍愿意在空閑中把時間分配給“學習”——學習英語、學習管理。73%的小鎮青年主動參加過相關的技能、培訓課程。55%的人曾主動參加過相關免費培訓,43%的青年主動購買過相關付費課程。
他們也善于利用手機APP,在碎片化的時間內充實自己,提升業務水平,期盼用時間價值換取物質生活。
來源:《2019年中國小鎮青年發展白皮書》
迷惑也自有之,令小鎮青年困擾的是大部分小鎮青年不是做出了選擇,而是被迫選擇。
他們或許也曾希望留在國際化大都市擁有光鮮亮麗、轟轟烈烈的人生,只是他們的夢想,不足以支撐起他們在大城市闖出一番的勇氣和努力。
你可以說他們是見過了大城市的紙醉金迷仍然想念小鎮的安靜恬適而回歸,當然也可以認為他們是匆匆碌碌地狼狽回鄉——在大城市無法體面的生存,回鄉便成了他們奮斗失敗的信號。
不論最后做出了什么選擇,很多人對于自己的未來依舊存有迷茫??此茍远ǖ谋澈?,其實是在時代大背景、生活方式、經濟基礎、社會階層層層裹挾之下僅存的狹小選擇余地。
歸宿感:
“三年回鄉”,只是去大城市見識見識

“中國雖然大,但可以說只有兩塊地方:一是城市,一是鄉村。中國的人口十幾億,也可以說只有兩部分人:一部分叫城里人,另外一部分叫鄉下人?!?br />
城鄉中國深刻的分野,促使費孝通先生在20世紀40年代寫下皇皇巨著《鄉土中國》,也讓北大周其仁教授風塵仆仆、穿鄉走村而來留下了《城鄉中國》。
中國整個人口結構里只有7%的人生活在一線城市,93%的人不在。而這其中也包括了一部分曾經從一線城市回歸鄉鎮的人。
地球是圓的,所以不論向左走還是向右走,總有一天還會在原點相遇。小鎮與大城市,就像是工廠的流水線生產帶,一批一批的新青年從這個流程經過,從小鎮被輸送到大城市,最終又回到出發的起點。
白皮書顯示,小鎮青年回流三四線城市的現象顯著。52%的回流青年曾在北上廣深及省會留下3年左右的生活縮影。三年,從初識到熟悉,這是小鎮青年留給自己與城市對話的單位時間。
來源:《2019年中國小鎮青年發展白皮書》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見過了大千花花世界,轉了一圈回來,小鎮青年們也不斷沖擊著前輩們背井離鄉為尋求優渥生活而“逃離小城”“到大城市去”的愿望,不乏成功的青年甘心放棄都市中便利、高效的生活,甘心周旋于故鄉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享受人生的安適,也不乏有人看到了小鎮的機會,毅然放棄城市中的高薪與便利,打算在小鎮中開拓一份新的事業。
這也正與調查中的另一項結論契合:“越年輕越覺得賺錢重要,越長大則越在乎家庭?!?br />
19-22歲的年輕小鎮青年普遍認為,定義成功還需要賺很多錢。而23-25歲的小鎮青年則認為成功的先決條件還有家庭和健康。
高鐵時代下,部分小鎮青年選擇去往省會,從大城市到家鄉的距離或許只是一兩個小時的車程,對于青年群體來講,這或許意味著他們并不需要且不想完全脫離故土,便可以追求較為高質量的家庭生活。
中國獨特的城鎮關系造就了快速的大規模城市化奇跡,快速推進的城鎮化給小鎮帶來了無限的想象空間和城市化紅利。大城市發展的飽和為小城市的發展提供了諸多可能性。那些曾受過高等教育、也有一技之長的年輕人,在各城市新出爐的搶奪人才計劃中,回鄉后一般都可以擁有相對穩定而體面的工作。
相輔相成的,這些回鄉的小鎮青年對于老家的發展充滿了較高的信心和期待。
白皮書顯示,超過八成的小鎮青年堅定向往著家鄉的未來,而居住在三四線城市的小鎮青年們,親眼見證著老家的一天天發展,會比在一二線的城市更加堅信這一點,這一數字占比甚至高達87%。
“小鎮青年”們游走于城鄉之間,靈活挪用各種城鄉資源為己所用,他們投身于家鄉建設的個體實踐彌合了時代的裂痕以及城鄉二元結構中的割裂式發展,也讓更多人看到了中國青年群體主動迎接、適應并擁抱大時代變化的可能性。
來源:《2019年中國小鎮青年發展白皮書》
但不論生活在幾線城市,“買房”對于小鎮青年們而言都是“超一線的剛性需求”。
白皮書顯示,73%的小鎮青年都有買房的意愿,不同的是,由于房價的千差萬別,居住在三四線的小鎮青年更傾向于自己支付,甚至有約20%的青年群體希望全部由自己承擔;
而對于一二線城市的小鎮青年人來說,選擇“父母+自己支付首付,其余貸款”的經濟形式則比例偏高,房價限制了他們的“獨立”,往往不得不尋求父母的經濟支持。
幸福感:
不愁零花的現在和前景光明的未來

小鎮中熱血的青年人和正處于盛世的移動互聯網惺惺相惜,攜手向前。
在移動互聯網和渠道下沉的影響下,原有的區隔被推倒,讓小鎮青年有機會來到舞臺中央,最終成為商家們可以挖掘的流量洼地,成為新一波收割的好韭菜,高速的滲透率,使得他們在新消費趨勢上展現出了不同以往的領導力。
商業嗅覺找到了這里,“得小鎮青年者得天下”,小鎮青年的審美趣味和消費趨向,推動了流行熱點的大范圍裂變,而青年人也從潮流的追隨者搖身一躍成為潮流的制造者,成為商業神話的筑夢者。
在城市被鋪天蓋地的中產焦慮席卷時,小鎮的青年生活如沐春風,有著超乎大城市同齡人的幸福指數,正在不斷地實現消費升級和幸福升級。
小鎮青年有更高的消費能力——他們不是錢多,但可支配的錢多。
相比于一線城市的年輕白領階層,小鎮青年們在收入上并未有較大的差距,這一群體月均工資超越全國起跑線,平均每月收入7000+,且正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長——雖然不算高,但房貸壓力小、日常開銷較低,使得他們能夠更加自由地支配財產。
來源:《2019年中國小鎮青年發展白皮書》
相比于三年前,超過九成的人都覺得工作和生活的質量在提升。
壓力變小,收入帶給人安全感,他們都在穩中有進的經濟社會中邁向新生活,也擁有更多獨立支配的閑暇時間去消費、旅游。更何況,他們往往參加工作的年限不久,未來收入呈上漲趨勢,前景看好,也愿意消費、敢于消費。
白皮書的數據顯示,顯然,已婚養娃的小鎮青年家庭在消費方面也體現了收斂,開始為子女的生活和教育問題籌謀。
一二線城市給了單身男女更濃烈的保護色,和三年前相比,居住在大城市的未婚女性中,僅有15%選擇結婚生子?!皢紊怼辈辉偈菓以谒麄冾^頂的達摩克斯之劍,大城市有更多更自由的生活亟待享受,便不必早早踏入婚姻這一人生的下階段。
當然,若一旦決定進入婚姻的新征程,她們自然也是設有重重考量的。理性而現實,收入和學歷與其對裸婚的接受程度成反比,與其隨便找個人嫁了堵上悠悠眾口,她們對于另一半質量的要求更加不能妥協。
方向感:
奮斗之魂不息,渴求挑戰

和青年人回流節奏類似的還有他們“跳槽”的節奏,他們普遍認為平均工作三年就可以換下家,追求上升空間和更高的薪資待遇是他們換工作的主要原因。
三年,足以在現有的工作中熟能生巧,如魚得水,但日復一日的停滯、焦躁、百無聊賴,也成為了壓垮他們“跳槽”的最后稻草。
不息的奮斗精神成為小鎮青年群體身上的另一個標簽,也因此給了他們更多“消費”的底氣——和三年前相比,小鎮青年依舊敢花,消費性支出比例(39%)高于全國平均水平(37%)。
馬斯洛需求層次在新的消費環境下逐漸瓦解,基礎性生理需求甚至要讓位于更高階段的精神需求,小鎮青年的喜好更碎片化、分散化、顛覆化地鋪陳開來。
正如李大釗曾說,“青年之文明,奮斗之文明也,與境遇奮斗,與時代奮斗,與經驗奮斗。故青年者,人生之王,人生之春,人生之華也?!?br />
骨子里的奮斗之魂也在驅動著小鎮青年們,他們渴求改變,超過70%的人都曾有過創業的想法——大概想法太多,57%的人還沒有想好創業去做什么,當然了,有15%的人已經沖在奮斗的第一線,有過創業想法并且已經著手準備,甩開了同齡人一截。
而許是浸潤了經濟熱點的春風,更近距離見證了身邊人創業成功的經歷,成為了在風口中飛起來的“豬”,加之生活成本的高昂,居住在一二線城市的小鎮青年創業的雄心會更加強烈,期望能通過創業從根本上改變生活品質——對于他們而言,生活只有奮斗和回爐兩種選擇,沒有中間的過渡值。
小鎮青年們熱愛挑戰,憧憬未來,91%的小鎮青年們對未來已做好了規劃,充滿了拼搏的精神,對于阻礙,他們也能夠保持冷靜地進行思考。
超過百分之五十的青年群體認為當下眼前排名前三的阻礙是:個人能力達不到目標需要的水平、資金有限、對于未知情況充滿不確定。個人能力他們正在知識付費中進行自我充電,于是橫亙在奮斗之路面前的資金阻礙則成了第一大難題,當然,正如那句老話,“能用錢解決的問題也都是小問題?!?br />
不起眼的改變
奮斗征程上的機會與便利猶如上天饋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而所有的焦慮、阻礙都只不過是代價之一罷了。
這世界上的確有少部分人出生在羅馬,但更多的人也在用一生的時間努力奔向羅馬。
“小鎮青年”們的初始化身份給了他們拼搏的韌勁和對成功的渴望,給了他們對未來的希冀和尋覓上升機會的熱情。也正如那位小鎮走出的導演所說:“總要有新生力量自下而上的出現,帶來底層的經驗、愿望,帶來泥土的氣息?!?br />
編 輯 | 郭 郭
本文封面圖片、文中未標明圖片均來自于網絡
原標題:《小鎮青年浪潮:被放大的幸福、孤獨和欲望》
閱讀原文
關鍵詞 >> 小鎮青年
特別聲明
本文為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并發布,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臺。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關推薦

評論(5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街机电玩捕鱼达人 上海11选五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杀号预测 河北11选5前三直遗漏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今天 今日广西十一选五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是真的吗 广东11选5助手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 双色球100期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