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口沉銀考古又有重大發現,出土唯一“蜀世子寶”金印

澎湃新聞綜合報道

2020-04-29 17:3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歷時3個多月,四川江口明末戰場遺址(以下簡稱江口沉銀)2019-2020年度考古發掘結束。今天(4月29日)上午,在江口沉銀遺址第三期考古發掘地,江口沉銀第三期水下考古發掘成果新聞通報會舉行。而在幾百米外的庫房里,三期出水的許多文物也首次對外公開亮相。其中一枚重達10多斤的蜀王世子的“蜀世子寶”金印的發現,堪稱重大考古發現。
第三期考古發掘現場
通報稱,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在四川省文物局領導下,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眉山市彭山區文物管理所對江口明末戰場遺址開展了第三次考古發掘。本年度的工作于2019年11月10日開始圍堰,2020年1月10日正式開始發掘,4月28日結束,前后歷時3個多月,發掘面積5000平方米,勘探面積10000平方米。
此次發掘出土文物10000余件,重要文物2000件,主要為金銀器,包括金、銀幣,金、銀錠,金、銀食具,金、銀首飾和金、銀服飾等。
“蜀世子寶”金印
10多斤重“蜀世子寶”金印亮相
會上,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主任、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劉志巖介紹,江口沉銀本年度考古工作以搶救和保護珍貴文物、進一步了解遺址分布范圍及文物分布規律為目的,開展相關調查勘探和發掘工作。
金器出水現場
第三期考古發掘現場
考古調查分為陸地調查和水面探測,二者結合,初步將遺址劃分為大碼頭、望江臺、巫店子、大石包和老虎灘5個區域,本年度工作區域位于大碼頭地點。
本年度總計出水文物10000余件,其中重要文物2000件。其中最為重要的是發現了一枚金印,方形印臺、龜形印鈕,印面鑄有“蜀世子寶”4字。印臺邊長10厘米,厚3厘米,含金量高達95%?!笆瘛弊肿C明這枚金印原為明蜀王府之物,“世子”為親王嫡長子。從印文可知這枚金印為明代蜀王世子所擁有,既是蜀世子的身份象征,也是蜀王府歷代世子傳用之珍寶?!笆袷雷訉殹笔菄鴥仁状伟l現的世子金寶實物,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枚。
“蜀世子寶”金印
這枚金印出水時已被人斬成4塊金塊,雖然4塊金塊都找到了,但遺憾的是印上的龜形頭部暫未發現。盡管如此,這塊金印也有10多斤重,其含金量達到95%,遠超張獻忠的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不到8成的含金量。
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
火銃、鉛彈證實古代戰場遺址
在江口沉銀一期、二期考古發掘中,曾出水了大量銀錠,其中不少為官銀。
本年度出水的官銀,從地域及稅種上均可補前兩次發掘的空白。尤其是發現了來自樂至、仁壽、樂山、德陽、廣漢等地屬于大西政權的銀錠,對研究大西政權的財政制度以及統治區域均具有重要意義。
五十兩銀錠
此次出水的銀錠中還有刻有“福建”等字樣的官銀,但這并不能說明張獻忠去過福建。劉志巖說,沒有任何文字記載張獻忠去過福建,這個涉及到銀錠的流通方式,有可能其他地方發生災難,是京城調撥而至,當然也不排除在押解進京的過程中被張獻忠搶奪,有很多可能性。
金錠
鉛彈
繼上一年度工作中發現火銃之后,本年度發掘出水了不同規格的鉛彈,這是判定該遺址性質為古代戰場遺址的又一佐證。
除此之外,還發現了為數眾多的金、銀容器,金、銀服飾和金、銀首飾,為研究明代的工藝水平、服飾制度以及審美情趣提供了珍貴的新材料。
金手鐲
金錠金牌飾
金紐扣
銀手鐲
張獻忠戰爭地進一步明確
通過本年度的工作,文物工作者對遺址本身有了更為深入的認識。
劉志巖表示,首先確認了文物的分布與遺址內河床的起伏狀態、基巖局部的微結構以及航道的位置有直接關系。其次,發現了文物原地埋藏的跡象,在基巖河床上發現了多處銀錠、金錠以及金塊嵌入巖石的情況,可以推斷這批文物未經過長距離搬運,這個區域很可能為戰爭發生地或接近于戰爭發生地。
西王賞功金幣
此外,考古工作者還發現了同一屬性的文物集中分布的情況,例如發現了金器的集中分布區以及銀錠的集中分布區,這很可能說明當時貨物運載存在分船以及分箱的情況,這對認識當時張獻忠撤離成都前的狀況具有一定的啟示作用。
劉志巖認為,本年度考古發掘進一步確認了江口沉銀遺址為古代戰場遺址的性質,搶救和保護了大批珍貴文物,尤其是“蜀世子寶”金印的發現,堪稱重大考古發現。與此同時,對遺址本身尤其是文物分布規律的認識取得重要突破,這對未來遺址的全面保護和利用具有重要意義。
江口沉銀博物館效果圖
江口沉銀博物館預計年底開工建設
江口沉銀遺址出土文物眾多,這些文物將來會在哪里收藏展示呢?據悉,江口沉銀博物館已于去年3月立項,規劃設計由法國設計團隊雅克·費爾葉建筑事務所負責,設計風格強調建筑與自然一體交融,兼顧設計哲理性和地域特點。
江口沉銀博物館效果圖
運用現代建筑語言,體現過去與未來、歷史與現代、藝術與自然的和諧統一,同時以“浮出水面的寶藏”為主題,凸顯江口地域特色和彭山歷史文化特色。
江口沉銀博物館定位為一級館,選址在江口沉銀遺址旁的岷江、府河兩江匯流三角洲,規模2.5萬平方米、遺址公園面積200畝,總投資不低于5億元,建設周期約36個月,預計今年年底開工建設。
而博物館為何選址兩江匯合處?主要出于兩個方面考慮。一方面就近選址有利于保持文物的原真性,有利于增強文物展陳的現場感和感染力;另一方面,兩江匯流地處岷江流域特色文旅經濟帶上,是眉山市文旅融合示范園區的重要節點。
江口沉銀博物館具備打造“四川文化旅游新地標”的資源優勢和形成與金沙遺址博物館、三星堆博物館三足鼎立文旅新形態的基礎條件,有望成為岷江文化帶和成眉樂黃金旅游線上耀眼的文化旅游新名片。
延伸閱讀:
四川江口明末戰場遺址歷次考古發掘回溯
江口沉銀遺址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區江口街道岷江河道內,北距成都市約60公里,南距眉山市約20公里,是一處保存較為完整的古戰場遺址。
自20世紀20年代起,遺址所在的岷江河道內陸續發現有文物出水。
2005年岷江河道內修建飲水工程,在施工過程中發現一段木鞘,內藏7枚銀錠。
2011年岷江河道內取沙,發現了金冊、西王賞功等文物。
2016年國家文物局批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眉山市彭山區文物保護管理所對江口沉銀遺址進行考古發掘。
2017年4月,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戰場遺址考古首期收官,發掘面積約2萬平方米,出土文物3萬余件,實證了張獻忠江口沉銀的傳說?!敖诔零y遺址”成果入選“2017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18年1月24日,江口明末戰場遺址正式開始第二期考古發掘。此次考古發掘,前后歷時近3個月,發掘面積10000平方米,共出土文物12000余件,其中最為重要的是發現了一枚蜀王金寶。
2020年1月10日,江口明末戰場遺址第三期考古發掘正式開始。此次考古發掘,前后歷時3個多月,發掘面積5000平方米,勘探面積10000平方米。出土文物10000余件,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一枚重達10多斤的蜀王世子的“蜀世子寶”金印的發現,堪稱重大考古發現。
經過三次水下考古發掘,江口沉銀遺址出水文物52000余件。三期考古挖掘,每一次都有新的重大發現。透過一件件珍貴的文物,明末清初經濟、政治、文化、社會、軍事環境鮮活得仿佛就在眼前。
(本文綜合自紅星新聞、微彭山公眾號等)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陳若茜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江口沉銀,“蜀王世子”金印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街机电玩捕鱼达人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昨天 上海快3走势图500期 3d试机号走势图带连线500期 股票分析软件名字 吉林快3怎么玩 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1 十一选五浙江十一选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破解版 娱乐518电玩城 多乐彩是诈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