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鄂人員遇罰款背后:援鄂只是協助治療,被罰因前年無證行醫

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2020-04-29 07:2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山東濟南一自發援鄂人員在2018年因顧客投訴,最終被查實為無證行醫。
4月28日,濟南市槐蔭區衛生健康局公開發布《孫桂杰非醫師行醫案情況說明》稱,2018年11月29日投訴舉報人到槐蔭區衛生健康局進行投訴,自述2018年11月9日在濟南槐蔭胡小妮經絡養生館接受針灸和拔罐治療時燒傷,經診斷為面部燒傷,認為濟南槐蔭胡小妮經絡養生館涉嫌無證行醫,要求嚴肅處理。
經槐蔭區衛生健康局調查核實,胡小妮經絡養生館經營者孫桂杰未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醫師資格證書》、《醫師執業證書》,自2018年11月至2018年12月04日在山東省濟南市槐蔭區陽光新路某小區擅自開展診療活動,槐蔭區衛生健康局決定對其作出行政處罰。
4月28日,孫桂杰妹妹向澎湃新聞(www.053017.buzz)解釋說,“當時燒傷顧客的是孫桂杰經營的養生館的一名員工,并不是孫桂杰操作的,孫桂杰支付了這名顧客的治療費用。目前,孫桂杰已經繳納了相關罰款?!?br />
澎湃新聞另從接近孫桂杰的人士處證實,今年2月,孫桂杰自發加入一個名為“慈善中醫之家”的組織,赴湖北武漢參加援鄂抗疫活動,“援鄂的‘慈善中醫之家’成員中有的沒有行醫資格,但是當時情況緊急,再加上這些成員多數只是協助治療,所以組織方并未對此做嚴格約束?!?br />
《孫桂杰非醫師行醫案情況說明》。來源:微信公眾號“濟南市槐蔭區衛生健康局”。
無證行醫
孫桂杰經營的胡小妮經絡養生館成立未滿兩個月便引發一名顧客投訴。
槐蔭區委一相關部門負責人稱,孫桂杰不僅是非醫師行醫,她所進行的針灸和拔罐均不在其養生館的經營范圍之內。
澎湃新聞通過“天眼查”APP查詢發現,2018年10月9日,濟南槐蔭胡小妮經絡養生館注冊成立,孫桂杰是法定代表人,經營范圍為“保健按摩服務;美容美體服務;批發零售:食品、化妝品”。
2018年11月29日,孫桂杰的一名顧客到槐蔭區衛生健康局進行投訴,自述2018年11月9日在濟南槐蔭胡小妮經絡養生館接受針灸和拔罐治療時燒傷,經診斷為面部燒傷。
孫桂杰妹妹告訴澎湃新聞,“顧客燒傷并不是孫桂杰自己操作的,而是養生館一名員工操作的。事情發生后,孫桂杰主動為這名顧客支付了治療費用?!?br />
至于為何引發這名顧客到衛健部門投訴,孫桂杰妹妹并沒有過多解釋,只是說,“這件事對她影響挺大,她還不知道如何面對?!?br />
2018年12月04日,該名顧客陪同槐蔭區衛生健康局執法人員對濟南槐蔭胡小妮經絡養生館進行監督檢查并進行現場指認?,F場發現孫桂杰正在為兩名患者進行針灸治療,執法人員對現場情況及其中一位患者進行了調查取證。
最終,因為非醫師行醫,槐蔭區衛生健康局決定對孫桂杰予以沒收違法所得1950元,罰款20000元的行政處罰。
強制執行
2019年5月,槐蔭區衛生健康局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并向孫桂杰確認的送達地址郵遞送達,因該地址無人、電話不接而退回。
2019年11月,槐蔭區衛生健康局又向孫桂杰確認的送達地址郵寄送達《催告書》,催告孫桂杰在收到催告書之日起10日內將罰沒款21950元、加處罰款20000元繳至濟南農商銀行槐蔭區各營業網點,郵件因該地址查無此人、電話停機而退回。
上述槐蔭區委一相關部門負責人解釋稱,“因為在規定期間內沒有繳納罰款,所以在催告書中依法追加了20000元罰款?!?br />
2020年1月,槐蔭區衛生健康局向槐蔭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行政處罰決定?;笔a區人民法院受理后認為,槐蔭衛生健康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且槐蔭衛生健康局依據送達地址確認書載明的地址已向孫桂杰郵寄送達行政處罰決定書和催告書,程序合法?;笔a區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23日作出行政裁定書,準予強制執行對孫桂杰追繳罰沒款21950元、加處罰款20000元。
上述槐蔭區委一相關部門負責人和孫桂杰妹妹均證實,目前,孫桂杰已經繳納了上述相關罰款。
自發援鄂
孫桂杰被罰款的事情近日被媒體報道后,因其為援鄂人員而被廣泛關注。
“姐姐當時支援武漢只是出于一片愛心,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理解?!睂O桂杰妹妹告訴澎湃新聞,孫桂杰是自己開車去的武漢。
另有接近孫桂杰的人士透露,今年2月,孫桂杰通過熟人介紹自發加入一個“慈善中醫之家”的組織,赴湖北武漢參加援鄂抗疫活動,這個組織的發起人叫戴新瑞。
另據《武漢晚報》3月3日報道,戴新瑞是蘇州“新瑞中醫”總經理,戴氏中醫的第四代傳人,武漢人李春陽今年元旦帶著母親去蘇州旅游偶遇戴新瑞,互加微信,留了電話。春節期間,李春陽天天接到戴新瑞的電話,戴新瑞請求李春陽幫她打通一個路徑,讓她組織一支中醫志愿者團隊到武漢治病救人。
李春陽所在公司經常與武漢市武昌區委組織部聯合搞黨建活動。2月6日,李春陽打電話向武昌區委組織部部長胡太榮求助。當時正是全市床位最緊張的時候,在與戴新瑞溝通時,胡太榮提出兩點要求:一是醫生護士必須有注冊證,二是除了住宿交通武昌區能解決外,所需醫療物資都需要自帶。
武昌區委組織部迅速確認了武漢市第七醫院可以提供場地后,于2月7日中午給戴新瑞發去了授權書。這份授權書被戴新瑞掛在網上,持續為武漢招募中醫志愿者。之后,這些志愿者再由“慈善中醫之家”到位的第一位醫生、也是該醫療隊總負責人賀勁挑選。
上述接近孫桂杰的人士說,孫桂杰在2月7日下午通過熟人報了名,并在當天晚上收到了武昌區委組織部協助辦理的車輛通行證,后于2月8日凌晨4點只身一人駕車奔赴武漢,9日凌晨到達武漢市第七醫院。
不過,上述接近孫桂杰的人士稱,“援鄂的‘慈善中醫之家’成員中有的沒有行醫資格,但是當時情況緊急,再加上這些成員多數只是協助治療,所以組織方并未對此做嚴格約束?!?strong>
募集物資
孫桂杰達到武漢后被分到了武漢市第七醫院六病區參與針灸工作,同時她還發動自己的力量募集物資。
2月12日上午10點多,孫桂杰在微信朋友圈發布消息,“急需成人紙尿褲、防護服、醫用手套、口罩和防目鏡!如有捐獻者請聯系我!謝謝”。
2月12日18點多,孫桂杰又在微信朋友圈發布了幾張微信聊天截圖,該截圖顯示,孫桂杰拒絕了好友轉給她的錢,同時把武漢市第七醫院的收件地址告訴了好友,用于郵寄物資。
援鄂期間,孫桂杰還在朋友圈里發布了不少關于她參與救治的患者出院的消息。
4月4日,孫桂杰在微信朋友圈發布消息說,“我于4月2日在武漢環球國際一號樓柏納酒店隔離14天完畢,昨天離漢手續結束,今日即將離開武漢返回濟南山大北路鴻騰三館商務酒店直接接受第四次核酸檢測(前三次核酸檢測全為陰性,肺部CT兩次無任何癥狀)?!?br />
4月5日,孫桂杰憑借湖北綠色健康碼,到達濟南,接受了核酸檢測,并進行了隔離。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蔣子文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無證行醫,濟南,孫桂杰,援鄂

相關推薦

評論(200)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街机电玩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