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梁建章正在直播

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2020-04-29 19:2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直播前3分鐘!”
導播一聲令下,直播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攜程集團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平視前方,看不出情緒,似乎在“放空”。3分鐘后,直播正式開始,梁建章露出了“營業”的微笑。
4月22日晚上8點,梁建章穿著藏族的服裝,頭上戴著當地頭飾,在云南騰沖的柏聯酒店里作為攜程平臺的“主播”開始了第六場“直播帶貨”。
當天,他需要推廣的項目包括四川省、云南省和西藏自治區的酒店套餐。
這幾乎是梁建章一個月的直播經歷里最正常的一次裝束,在過去的一個月時間里,梁建章分別在直播鏡頭前化身成了“苗王章”、“古風章”、“夜禮服章”和“章伯虎”。
梁建章歷次直播造型:苗王章、古風章、夜禮服章、章伯虎(來源:攜程)
一個小時后,下著雨的室外有些冷意,室內的氣氛卻熱烈起來。
柏聯酒店的室內游泳池前響起了歡呼聲,團隊成員擊掌慶祝。
當日一小時直播的時間里,梁建章“帶貨”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成交總額)達到4472萬元(人民幣,下同),創下6場直播的GMV新高。
云南騰沖的這場直播前,梁建章和團隊成員在前一周的周末已經飛抵成都。
街頭掏耳、川劇“變臉”、大熊貓基地……一個周末的時間里,梁建章跑遍了所有代表性景點,把能體驗的都深度體驗了一遍。
4月20日,飛機降落在云南騰沖的同時,梁建章也將他寫好的直播腳本交到了團隊成員手中。
對于每次直播的內容,梁建章都堅持自己“打卡”。
見過的當地風物,也成為了他直播的靈感來源。在成都看了川劇“變臉”后,梁建章便不滿足于直播的“換裝”,要求在直播間給觀眾表演“變臉”。
打卡要推薦的酒店、和團隊一起想直播創意、自己寫直播腳本,期間穿插著公司會議、政府會面,還要抽空寫論文……這個曾經一度隱身幕后的中國最大旅游網站創始人,幾乎每個小時都用在重啟旅游上。
行程以小時來計算
4月21日,結束了在騰沖一天的考察返回酒店后,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梁建章回頭通知:“明天早上7點半在餐廳見?!鄙砗箅S即傳來一陣“哀嚎”。梁建章頓了頓步子,含著微笑再次回頭:“我7點半,你們隨意?!鄙砗笥謧鱽砹藲g呼聲。
第二天一早,整個團隊都在7點半準時出現在了餐廳。
梁建章找了個位子坐下,兀自出神。服務員迎了上來,坐在梁建章旁邊的直播搭檔替他點了一碗騰沖當地的炸醬餌絲。整個點餐的過程中,只有服務員問道喝什么果汁的時候,梁建章好像突然“醒”了過來,不等服務員說完就回答:“橙汁?!?br />
一碗餌絲、一杯橙汁、一盤水果、一杯普洱茶,梁建章邊吃邊刷手機,偶爾和坐在旁邊的直播搭檔討論當晚的直播細節。
大部分時間,梁建章都顯得很沉默。
這是梁建章平常的樣子,在公司,攜程的員工在走廊和電梯間偶遇他,梁建章都是一臉“放空”。
幾口吃完餌絲,直播團隊把當晚的道具拿了上來,梁建章索性現場操練起來,左手把面具覆在臉上,練起了“變臉”。面具上寫著:“原價¥3430”,然后他另一手伸上去,扯掉一個,露出現價XXX的價碼牌。
兩者直接差了數倍。
老板手部動作太明顯,“變臉”變成了梁建章式換面具表演。團隊成員發出一陣哄笑:“現場效果肯定會好”。
直播團隊提議:“等直播完可以專門剪一個變臉的15秒小視頻出來?!?br />
梁建章興致上來,拿著面具不愿意停,示意團隊,“現在就給我拍吧?!?img style="width:600px;" alt="梁建章在早餐時練習“變臉”(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src="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64/630/877.jpg" />

梁建章在早餐時練習“變臉”(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上午11點,體驗完酒店項目的梁建章和攜程團隊在已經搭好的直播場景中開始了第一場彩排。一遍彩排結束,梁建章拿過平板電腦,自己改起了腳本。梁建章在彩排后修改腳本(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梁建章在彩排后修改腳本(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中午12點,梁建章匆匆出發,他下午的行程是與當地政府官員會議討論旅游業重啟、還有幾個景點的考察。當天下午,梁建章在騰沖連續跑了3個景區,他第一個爬上山進了滇西抗戰紀念館,看到入口“銘記歷史”的牌匾,他帶著身后工作人員,默默完成了三鞠躬。
晚上過了6點半,幾乎掐著點趕回酒店的梁建章換上全套藏族服裝后回到直播現場,最后一次彩排正等著他。
這次彩排中,梁建章順利地完成了“變臉”的表演,工作人員也放松下來,談笑著等待直播正式開始。
對梁建章而言,在直播中表演“變臉”,除了想增加直播效果外,還想借此傳達他對旅行的看法:旅行是一件趣事,讓人不會老。梁建章在直播中表演“變臉”(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梁建章在直播中表演“變臉”(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直播的信號一關閉,攜程的直播團隊都歡呼起來。
不過,“直播”并沒有結束,因為還有下一場。走進房間準備換下藏族服裝的梁建章通知:9點20分在室外溫泉區集合開會。
20分鐘后,梁建章和攜程的直播團隊穿著泳衣、裹著浴巾準時出現在酒店的室外溫泉區,在40攝氏度水溫的溫泉池里開會復盤了當天的直播,討論著下一場的創意。
很顯然,梁建章對自己當天的“變臉”表演很滿意。在“室外溫泉會議之旅”的第一個溫泉池中,梁建章捧著手機,一遍遍看團隊給他剪輯的“變臉cut”,滿臉“姨母笑”。
在泡到第三個“按摩池”的時候,梁建章又突發奇想:“要不下一場就躺在溫泉里直播,攝像頭從上面打下來……”
從第一場直播以來,梁建章在直播中的狀態愈發從容和放松,越來越習慣自己作為“主播”的新身份。直播結束后梁建章仍在“營業”(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直播結束后梁建章仍在“營業”(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開啟直播之路
新冠疫情爆發后,攜程進入了沒有收入,卻要大量退款的狀態。
1月24日凌晨,攜程宣布啟動1億元重大災害保障金,免費取消全國范圍內旅行產品退單。1月26日,攜程將重大災害保障金額提升至2億元。2月5日,攜程宣布啟動10億元支持基金,為合作供應商緩解資金周轉壓力等。
2月8日,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印發《關于切實加強疫情科學防控 有序做好企業復工復產工作的通知》,指出按照科學、合理、適度、管用的原則制定針對性措施,既要切實做好春節后返程和復工復產后的疫情防控工作。
事實上,一周后,全國各地仍有大部分的企業是停工停業的狀態。
當時還在新加坡的梁建章很著急。
2月16日,經濟學博士梁建章在接受澎湃新聞(www.053017.buzz)專訪時表示:“目前中國經濟處于半停頓狀態,現在可能連一半都沒有,1個月至少是萬億級的損失。如果是這樣持續一個季度,對整年GDP的影響是-10%,維持半年就是-20%的影響?!?br />
梁建章建議,應該在數據分析和科學論證基礎上采取分級隔離措施,同時盡快協調到復工狀態。
梁建章認為,重復的隔離沒有意義,也無法進行正常的工作?!扒f不能讓那些基于過度恐慌而采取的過度的隔離措施毀了中國經濟?!绷航ㄕ略?月16日發表的文章中寫道。
2月17日,攜程集團發布通知:恢復集中辦公;2月24日起全員恢復集中辦公。事實上,對在在線旅游平臺來說,一直處于未停工的狀態,客服團隊幾乎是全員上崗。
而攜程發布的財務數據更是讓梁建章坐不住了。
3月5日,攜程在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財報中透露,新冠疫情期間,攜程累計退訂數千萬訂單,涉及金額超過310億元。同時,攜程預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第一季度凈營業收入同比下降45%-50%。若不計股權報酬費用,2020年第1季度運營虧損為17.5億到18.5億元。
同日晚間,攜程還召開線上發布會,宣布將聯合百余目的地、萬家品牌共同投入10億元“復蘇基金”,啟動“旅游復興V計劃”,旨在促進旅游消費,振興以后旅游經濟。
梁建章認為,疫后的旅游業需要有人“推一把”,便立即從新加坡啟程回國,兩周的隔離期一滿,便出發前往海南三亞考察,也開啟了他的“直播”之路。
從拘謹到自然
經歷了一個漫長的冬天,3月下旬的海南省顯得格外溫暖。不少人已經摘了口罩,穿著短袖、泳衣,坐在海灘上曬太陽。
梁建章趕往海南之前,海南省已經多日錄得新冠病例零增加,三亞的住院確診病例也已經清零。在梁建章看來,海南是最有機會抓住旅游復蘇的省份之一,于是,他將海南省作為自己疫后考察的第一站。
3月20日,梁建章和海南省政府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這也是疫情爆發后在海南的第一場摘掉口罩的座談會。
梁建章認為,只有摘掉口罩的旅游才是真正的旅游??墒窃趺茨茏尨蠹铱吹胶D虾腿齺喌恼鎸嵡闆r,并且告訴大家在某些旅游目的地摘掉口罩是很安全的?面對慘淡的旅游業和恢復僅三成左右的高星級酒店,怎么讓國內休閑度假復蘇起來?
梁建章想,可能自己摘掉口罩進行網絡直播是一個辦法?!叭绻@件事做成的話,對整個旅游業加速恢復應該是很有幫助的,當然對我們公司的業績也非常有幫助?!?br />
不過,在確定主播的時候又犯了難。梁建章認為,銷售旅游產品的直播要做得好,必須是個年紀不能太小,在國內外都去過很多地方,而且親身體驗過最高端酒店品牌的旅游達人。
“這樣的人不好找?!绷航ㄕ孪?,要不就自己上吧。
3月23日,梁建章在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開啟了人生第一場直播,隨行人員也在三亞臨時緊急組建了一支“直播團隊”。
在直播中,穿著白T恤的梁建章和直播助理坐在水族館一樣的水底套房里,沒戴口罩,隔著透明的玻璃,背后是各種深海魚在暢游。梁建章和直播助理介紹了三亞亞特蘭蒂斯的酒店和公寓。前兩場直播中,梁建章顯得有些拘謹,語速很快,在不需要說話的時候,“營業性”的微笑顯得有些不自然。和后期的直播相比,這兩場直播也算得上“簡陋”,不過,效果和銷量卻很不錯。
第一場直播里,梁建章創造了超過1000萬元的酒店銷售額,其中包括成功售出兩套價值58888的酒店套房。
算上后續的訂單,梁建章的第一場直播共銷售了三亞亞特蘭蒂斯20000個房晚、愛必儂公寓15000個房晚,共計3500萬營銷收入。
隨后,攜程團隊又在24小時內緊急籌備了貴州場的直播。3月25日,已經從三亞飛抵貴州的梁建章“趁熱打鐵”,進行了第二場直播。當晚,梁建章創造了2000萬元的酒店銷售額。
在這兩場直播后,真正意義上的攜程“直播團隊”才固定了下來。也正是從這場直播開始,梁建章的每場直播都會穿上展現當地不同地域文化的服裝來“配套宣傳”,同時,攜程的“每周三”直播也開始形成慣例。
“這些地方是安全的”
射手座的梁建章喜歡旅游和體驗,懷揣著一顆“童心”,也沒有“包袱”,任由團隊給他打造各種各樣的直播造型。對此,觀眾直呼“太拼”,更有評論稱:“讓一個人口學家去做直播帶貨不太合適?!?img style="width:600px;" alt="助理和造型師在云南騰沖的直播現場為梁建章整理造型(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src="https://imagecloud.thepaper.cn/thepaper/image/64/679/459.jpg" />

助理和造型師在云南騰沖的直播現場為梁建章整理造型(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圖)

不過,梁建章自己并不以為意。
“我能夠調動全公司的資源,我們全公司,無論從技術、產品還是從我們的談判、采購,還有我們同行的支持,綜合來說我覺得我做這個還是挺合適的。雖然說花了不少的時間跟精力?!绷航ㄕ轮毖圆恢M。
另一方面,梁建章稱:“我覺得我賣旅游產品是比較專業的,畢竟我去過的地方可能是最多的。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br />
4月22日,攜程的“溫泉會議”一直開到11點多。次日早上9點,梁建章一行離開騰沖飛往昆明,繼續進行旅游行業的考察。
從3月23日的首場直播以來,梁建章奔走一個月,共完成6場直播,“帶貨”超過1.3億元。每場直播總觀眾數也從第1場的51萬人漲至最高的289萬人。攜程6場直播數據(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制圖)

攜程6場直播數據(澎湃新聞記者 唐瑩瑩 制圖)

自從梁建章開始直播后,公司會議都被安排在了旅途中。
不過,直播也沒有耽誤梁建章作為經濟學家和人口學家的社會角色。在直播常州和云南的直播中,梁建章還不忘鼓勵生育。而在梁建章直播以來的一個多月里,他在途中也盡可能抽時間寫“論文”,發表自己的觀點。據澎湃新聞不完全統計,直播以來,梁建章共計發布了8篇署名文章,探討的內容包括政治、經濟、新聞熱點等。
抗疫還在進行,而隨著攜程的“全球化布局”被迫擱置,梁建章選擇了開發境內旅游資源。在這個過程中,他也看到了中國旅游的前景:境內有特色的旅游產品并不比境外的競爭力弱。
“我覺得,中國的一些特別高端、有特色的產品,會在這里加速地被發現。我現在去的一些地方和酒店,我發現他們的品質確實在國際上都是領先的。我們以前可能不太知道,因為也是最近幾年造出來的,這是一個有利的機會?!绷航ㄕ抡f,“這些我們合作的地方都是控制疫情控制得非常好,也是非常安全的。當然,我們要把這個信息告訴我們的客人?!?div class="hide_word">(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劉秀浩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梁建章,攜程,直播,旅游,酒店

相關推薦

評論(21)

熱新聞

一天 三天 一周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一天 三天 一周

熱門推薦

聯系我們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街机电玩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