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達
中世紀軍事史愛好者

我是中世紀軍事史愛好者李達,千年帝國拜占庭為何消失,問吧!

拜占庭帝國,也被稱作東羅馬帝國。自君士坦丁大帝建都,到奧斯曼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破城,延續了1123年。數千年的歷史,在教科書中卻匆匆帶過。查士丁尼、破壞圣像運動、第四次十字軍東征等歷史事件,你對拜占庭帝國究竟了解多少?
我是李達,“拜占庭三部曲”譯者,中世紀軍事史愛好者,對拜占庭帝國制度史有所研究。拜占庭帝國對世界史進程有何種影響和貢獻?它的歷史為什么被后世淡化了?如果你對上述問題感興趣,歡迎向我提問!
思想 2020-05-05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復,開始提問吧!
23個回復 共23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李達 2020-05-11

個人認為,政區與戰略層面上的軍區制,與財政和管理層面上的農兵制,可以分成兩部分討論,而兩者的發展歷程也從來不是嚴格對應的。
軍區制和農兵制,能夠滿足帝國戰略防御與相持時期(約七世紀-九世紀)的軍事需要,這一時期這兩個體制也較為穩定。這一時期,軍區制帶來的主要問題,是大軍區將軍手握重兵帶來的政局動蕩。希拉克略王朝末期,查士丁尼二世時代的大動蕩,和早期軍區制確實有關。但無論早期還是中期的軍區制,軍區將軍都是皇帝任命與軍界推舉的結合,加之相對不利的軍事態勢會很快淘汰掉無能的指揮官,其結果上并沒有促進地產貴族的產生。
九世紀與十世紀,阿拉伯帝國與拜占庭帝國均開始組織常備的中央軍,軍區制和農兵制在軍事意義上逐漸不敷需求。軍事貴族家族在這一時期開始形成,不過,由于他們的地位依然需要依托軍職體現,這些家族成員的貴族身份并不算穩固,在對外戰爭與內戰的勝負之中,這幾個家族也是幾番起落。高度依賴軍職與軍事勝利的他們自然站在保護農兵的角度,尼基弗魯斯二世的叔父在爭奪政權時被羅曼努斯一世刺瞎,而巴西爾二世的祖父被羅曼努斯一世奪權,但出身低微的僭位者羅曼努斯一世,來自軍事貴族的僭位者尼基弗魯斯二世,以及皇位的合法繼承者巴西爾二世,代表不同派系,各有仇怨的三人(出于不同的目的)各自立法保護農兵,也都是為了阻礙“地產貴族做大”。無論從帝國財政的角度考慮,還是從軍界領袖的私人利益考慮,破壞農兵制都是不利的。
不過,在任何時代,農兵所控制的地產只是帝國納稅土地總量的一小部分。即使帝國政府嚴格保護農兵和他們的地產,大地主也完全可以兼并余下的,更缺乏保護的小農與小地主的地產,而后通過權力尋租尋求避稅。這個問題,獨立于軍區制和農兵制問題之外,卻是帝國財稅在“佐伊之夫”時代迅速流失的主要原因。財稅的流失,加上軍事壓力的暫時減小,進一步導致中央軍和地方軍軍餉遭到拖欠與克扣,以至于新的軍事威脅,塞爾柱人發起入侵之時,帝國的軍事力量早已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所以說,軍區制與農兵制是否導致地產貴族做大,答案是否定的。由此而生的軍事貴族不希望地產貴族做大,和他們爭奪權力。而拜占庭帝國財稅體系在土地兼并之中枯竭,導致軍隊廢弛的結果,并不是軍區制和農兵制本身的存亡與否可以決定的問題。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李達 2020-05-11

先說一句,三地的基督教教區領袖,是“牧首”,不是大主教。
哈里發奧馬爾進入耶路撒冷城的時候,引領他游覽勝地的就是基督教的耶路撒冷牧首,索弗侖尼烏斯。三位牧首,其他基督教派系的領袖,以及留在敘利亞、巴勒斯坦和埃及的各教派基督徒,得以通過支付非穆斯林的人頭稅,保留信仰的自由。在阿拉伯征服初期,在相對開明的倭馬亞王朝統治之下,不少基督徒在哈里發宮廷之中擔任官職。此后的阿拔斯王朝之中,基督徒官員的數量有所減少。
加速當地基督教信仰被伊斯蘭教取代的重大事件,是十字軍運動,以及旭烈兀毀滅巴格達。狹隘的天主教十字軍領主們,對當地的東正教會,以及其他教派的基督徒態度較為惡劣,迫害行為時有發生,而因他們抵達導致的戰亂進一步動搖了當地基督教會的基礎。而無論是十字軍還是蒙古人,對穆斯林的殺戮都被算到了同為基督徒的本地基督徒身上。同樣持宗教狹隘態度的馬穆魯克王朝,在征服天主教徒在東方殘余領地的同時,也給了當地的基督教會以重擊。盡管一些教會,比如科普特教會和馬龍派,依然在穆斯林政權治下存留至今,但他們的規模無法與十字軍到來之前相比,統治他們的穆斯林政權的態度,也不復十字軍到來之前的開明了。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李達 2020-05-07

第四次十字軍前往君士坦丁堡的原因是亞歷克修斯·安吉洛斯(亞歷克修斯四世)的請求,作為他爭奪拜占庭帝國皇位的資本。所以,對亞歷克修斯四世而言,并不是迫不得已或者心存幻想,只是狼子野心與玩火自焚而已。
1055年的天主教-東正教交惡,本身存在偶然性,此前雙方教會容忍對方在細節上的差異,然而狹隘的天主教代表安貝爾,與莽撞的君士坦丁堡牧首凱魯拉里烏斯,卻決定將這些細節差異擺到臺面上。事實上這一事件構不成“分裂”,畢竟,1095年羅馬教廷支持了亞歷克修斯一世的求援請求。十字軍時期的種種摩擦惡化了雙方關系,而第四次十字軍木已成舟,拜占庭帝國地區強權的身份不復存在之后,教廷便堅定不移地要求東正教會無條件答應天主教的所有條件,雙方的分裂可以說自此開始,也可以說自此難以挽回。與其說“分裂”對拜占庭帝國產生不利影響,不如說天主教會對拜占庭帝國的圖謀,對帝國不利。
此前為了防備安茹的查理,此后為了請求援軍,帕列奧列格王朝的皇帝們紛紛試圖緩和與天主教會的關系。委曲求全的君主們出賣自己和教會的尊嚴,舉債前往西歐,向天主教會表示屈服,卻既沒有換來拯救,也沒有換來認同。畢竟,出賣尊嚴的人,是不會被他人尊重的。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街机电玩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