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下一頁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27

很有趣的問題!第一,“時間是永恒的影像”不限于柏拉圖或是亞里士多德,很多古希臘的哲學家以及后來的西方哲學家都接受了這個觀點。同樣地,一元論不限于莊子;上古中國仿佛是沒有二元論的哲學家,不過我懷疑到了中世時期大概可以找得到。問題是,我對中國中世時期的歷史研究不多。您對宇宙的理解很精彩,謝謝!我同意在中國繪畫歷史上,時間的表現是非常重要的問題。之前我的寫作中也有一些是專門討論這個問題的,比方:
“Picturing Time in Song Painting and Poetry”, in Joseph Lam et. al., eds., The Senses of the City: Perceptions of Hangzhou and Southern Song China, 1127-1279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6), 55-72.
“Looking at Ornament: the Red Lacquered Coffin from Mawangdui,” in Martin Powers and Katherine Tsiang, eds., Looking at Asian Art (Chicago: The Center for the Art of East Asia, University of Chicago, 2012), 35 - 52.
自從漢代以來中國的畫家創造了各種技法表現物體的行動或變化。有時候主要是讓參觀者意識到物體特性的不可確定的性質,就是古人所謂的“無形”狀態。在漢代的漆器上,“圖像”與“空白”偶爾可以轉換,人在某一角度觀察漆器的圖案,可以看到龍紋,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觀看,云紋就會出現。到了宋元時期,使用潑墨技法的畫家也能夠獲得類似的效果??磪⒂^者怎么觀賞,一筆畫可以被解讀為樹枝、石塊,或者墨點而已。這些都是表現出變形或無形的狀態。當然還有很多技法可以傳達流水的面貌,刮風對樹木的效果,或人物行動的視覺特征,不過在這里討論恐怕還是說不完的。至于柏拉圖的時間觀的問題,《西中有東》的第九講大概寫得比較仔細。我認為古代希臘人的核心理念是,凡是真實的都不變,而能變化的都不真實。這個教條在歐洲歷史上一直幫助維持著貴族統治的社會形勢。尼采在《偶像的黃昏》(Twilight of the Idols)一書中的論述特別精彩。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街机电玩捕鱼达人